那一刻你没出现

常有这样的时刻,突然在某一瞬间极其想念一个人,迫不及待地打电话给对方,对方可能正在忙,可能处于低落中,淡淡说句现在有事,稍后打给你就挂了。当对方隔了一些时间再打给你的时候,你心里那瞬间的激动和情感却突然消失殆尽,只剩下疏远的寒暄客套。

这样的例子在生活中不胜枚举——计划好的旅行因为种种原因延期,等到好不容易人和时间都凑齐了,却失去了旅行的兴致;

想看一本书怎么也找不到,等它无意出现时你早已失去了看书的耐心和兴趣;

伤口出血的时候怎么也找不到OK绷,等OK绷买来的时候伤口却已经自我愈合。

伤心的时候只想要一个简单的安慰没出现,等那安慰姗姗来迟情深意长却已经只剩冷漠。

想必每个独立生活的现代人,都有过最脆弱的时刻想依靠谁却谁也没出现过的经历。人是怎么变坚强的?无非是知道一切都不会如你意即时出现,最终形影不离的,也只有你自己。

“什么叫多余?多余就是夏天的棉袄,冬天的蒲扇,还有等我心凉以后你的殷勤…” ——李碧华

大谷是我留日时候的第三任室友,美术专业,热血白痴,高大威猛却自认没有女人缘。可事实上他女人缘很好。

大谷很有才华,我看过他的很多作品,绝对是一流水准,有时候去他房间看他一脸苦大仇深地细心雕琢自己画作,慢慢呈现出一个色彩斑斓的绚丽世界的过程,真心觉得认真有才华的男人确有魅力。

有个长得日系的短发御姐经常来找大谷,名字中有个萤,就叫她萤姐吧。两人很有话题,特别合拍,有时候看他们笑得白痴一样都不明白笑点在哪…

经常看到两个人一起蹲在榻榻米上喝着啤酒抽着烟,一起看着重口味恐怖片一边吐槽扯淡,不时异口同声地仰天大笑。笑得比恐怖片惊悚多了…

甚至有时候回到宿舍,两个人已经做了一桌菜喝着清酒一脸醉意地招呼我,恍惚间我还以为我闯进人家里了…

我以为他们迟早是一对的,但是大谷却一直都说把她当兄弟。我就知道,这事不会好了…

因为两人都是在读语言学校,大谷想考东京的艺术大学,萤姐想去的是京都,大谷跟我说,有些事情,注定是没有结果的,所以还是不要开始的好。我不置可否,一声叹息。

后来萤姐考上了京都的学校,临行前一天晚上举行了送别会,结束后大谷送她回去,喝高了的萤姐拉着大谷的衣领问她,说,你来不来京都找我!?

大谷只能弱弱道,我去京都玩的时候一定会找你的…

玩你大爷啊,我要跟我一起去!你到底什么意思,你是男人伐!好吧,你不说,那我说,我喜欢你,我想跟你在一起,你给个痛快吧!

大谷平时挺man一人,这时候却说不出话来,只能扶着萤姐说你醉了,你醉了…我现在答应你容易,可以后的事谁也说不准啊…

送到萤姐家后,萤姐只是止不住的一边哭一边在榻榻米上打滚耍无赖,大谷只能无奈地陪伴安慰,直到萤姐主动抱住了他,世界安静了,那晚大谷没有回来…

那之后大谷变得特别沉默,每次回到住处都看到他面无表情地作画写论文,一个月不到功夫,已经做出了一册很有质量的画集,画家真是怪物….也会不时问我一些申请学校的事,他告诉我,他决定了,要去京都。

我很高兴,问他告诉萤姐了没,他笑笑说,没,想给她一个惊喜,我想明白了,这么合拍的女人,也许以后一辈子都难遇见了。错过了,可惜。

我有点担心,那你要告诉她啊,你当初那么不给面子拒绝了她,凭什么觉得她还会等你呢?

大谷乐观地笑笑,是我的,总是我的,逃不掉,抢不走。

看着他畅想明天明亮发光的脑补眼神,我就觉得这事不会好了…

三个月后,大谷申请到了京都精华大学,一所以美术动漫专业出名的私立大学,很不错。出发前一夜在居酒屋,大谷不无煽情地跟我说了一句俗到爆的话:都说人这一生,至少要有一次奋不顾身的爱情和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,你说我这次是不是全齐活了哈哈。

然后拿出一本小册子打开给我看,是动漫化的萤姐,很有味道很漂亮。

我衷心祝福道,祝你马到成功…

之后的故事是这样的,到了京都后的大谷,大谷有萤姐的住址,径直到了对方楼下坐在楼梯口一边抽烟一边想着怎么给对方惊喜。

当一个男人搂着萤姐的肩膀笑嘻嘻地下楼时,躲在不远处角落的大谷脑海里已经空空荡荡,仿佛被棒球直线击中一般嗡嗡作响…

他坐在萤学校操场的长椅上,看着学校来来往往欢声笑语的学生们,想着如果当初坚定地给她一个承诺,是否两人现在已经牵着手漫步校园?而如今,除了手中的烟蒂,只有京都秋叶萧瑟的寒风相随…这落寞的感觉,真适合做阿杜的他一定很爱你的MV…

当大谷苦笑着告诉我“生活太狗血,女人真善变“的时候我火了,我沉声告诉他:她没有义务等你,她给过你一次机会,你自己没珍惜,不是每个人都是至尊宝,说一次爱你一万年就可以重新开始,如果你有种,就把她追回来,如果你想放弃,那就彻底走远,她离开的那天你没有出现,你就在她生命中消失了,生活没有那么多此志不渝,何况人欠你啊?

大谷叹着气,喃喃着,哎,是我自己没珍惜…

我忽然觉得人活得累,活得充满遗憾与悔恨,往往总是错在把错误的希望寄托在以后,总以为以后会有很多时间和机会,去补偿当下的错失和渴望,而明明很多东西,你当下就可以把握。

尤其是感情,炽烈的感情本来就像一阵火一般铺面而来,可你怕了,你一闪再闪,一灭再灭,直到火灭了,空留灰烬,你觉得凉了冷了空虚寂寞了,这时候对着一片灰烬再想点燃又有何用?

今天我看完《了不起的盖茨比》,翻到最后一页,久久停留在了那句话上:

【盖茨比信奉这盏绿灯,这个一年年在我们眼前渐渐远去的极乐的未来。它从前逃脱了我们的追求,不过那没关系——明天我们跑得更快一点,把胳膊伸得更远一点···总有一天····

于是我们继续奋力向前,逆水行舟,被不断地向后推,被推入过去。】

就像盖茨比苦苦追求已经不是当初青涩少女的黛丝,以为一切还能回到过去。其实我好想告诉他,亲爱的盖茨比,感情就是这么残酷,那一刻你没出现,就真的不用再出现了。

发表评论